宣传部
韩师首页 部门首页 工作信息 中心组园地 思想教育 报刊理论动态 普法教育 视频讲座

当前位置: 部门首页>>普法教育>>正文
家庭教育立法能否破解家长焦虑?
2017-05-19 11:02   法制日报 审核人:

小朋友之间时常会有点小冲突。如果你的孩子在幼儿园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了,你觉得该怎么办?针对这个问题,4月24日,四川乐山市一幼儿园对该园小朋友的家长做了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60%的家长表示应该培养孩子强硬的性格,被欺负时要“打回去”。

本报记者 蒲晓磊

当看到那名女士快步冲上来的时候,正在几米外看着儿子玩耍的李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儿子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当时就是两个小孩儿玩游戏的时候起了点小冲突,对方家长就要冲过去训我儿子。我就和她理论,认为孩子间的冲突应该由孩子来解决,即使家长要参与,也要弄明白事情原委,通过讲道理的方式来教育孩子,而不是一味地纵容。”李箐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提起不久前自己的经历,仍然有些气愤。

小孩子间闹矛盾,大人的态度、处理方式显然会影响到孩子。孩子被打后,喊他“打回去”,这样的教育方法有效吗?“六一”儿童节将至,家庭教育的话题也更多被人们讨论与关注。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家庭教育中存在一些严重问题,具体表现为家庭教育严重缺失、家庭教育观念落后与内容偏失、家庭教育知识匮乏,因此家庭教育立法十分必要。

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对记者指出,尽管我国已经在教育法、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反家庭暴力法等部分法律中对家庭教育作了相关规定,一些地方性法规也有所涉及,但这仍然不够。

“一方面,这些法律存在主体性法律缺失,有关家庭教育的制度缺乏顶层设计和总体安排。另一方面,有关家庭教育的制度供给严重不足,很多家庭教育问题缺乏制度规范,很多家庭教育行为缺乏制度保障。”李明舜认为,有必要对家庭教育进行专门立法。

孩子是家长的镜子

就职于北京一家事业单位的王琼,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非常认同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一句话: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而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的“星级家长执照”探索,或将改变“父母不用考试”的观念。

这个在杭州市上城区首创推出的家长成长工程,面向0至15岁孩子家长。该工程打造了“星级家长执照”终身学习移动平台,为家长提供学习并交流家庭教育经验的平台。

对于这样的做法,王琼深表认同。

“比起一些必须经过考试才能从事的职业,父母的教育本该更加严格,因为这个是终身制的。家庭教育首先是对父母进行教育,如果要对家庭教育进行立法,首先要解决的是对父母教育的问题。”王琼说。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王琼见到了很多孩子之间的冲突,但只要不是过分的欺负,她总是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

在王琼看来,很多家长意识不到,冲突是孩子成长的机会,而且孩子天生是没有恶意的,大人们总是用自己的揣测来臆断孩子,事实就是,往往在孩子们发生冲突后,大人们还在争执,而孩子们很快就和好了。

“当然,家庭教育所包含的内容很多,这只是个侧面,但这也足以说明,家庭教育存在着不小的问题。现实中我们也能看到很多问题孩子,在我看来,孩子是一面镜子,每个问题孩子所照射出来的恰恰是这个家庭的问题。”王琼说。

事实上,忽视家庭教育的不仅仅是家长。

李明舜指出,长期以来,社会关注的更多是未成年人的教育,而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家庭教育关注不够,忽视了家长的自身成长,家庭教育的范围被窄化。

长期关注家庭教育的佟丽华,注意到了家庭结构转变对于家庭教育的影响。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家庭模式由原来的传统大家庭逐渐向“核心家庭转变”,家庭结构逐渐小型化与核心化,越来越多的家庭是由父母与子女两代人组成的,家庭教育完全依赖父母本身,而不再像过去那样还有家族其他长辈来进行教导。同时,家庭结构日趋多元化,出现了单亲家庭、流动家庭、留守家庭等多种类型的家庭。

在佟丽华看来,呈现出家庭多元化的社会,相比以前,父母在家庭教育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显得更为重要。

“家庭多元化使一些父母疏于对孩子的呵护和管理,缺乏与孩子的沟通与交流,有的父母甚至放弃对子女抚养教育的义务,使这些孩子缺少父母的情感和心理关怀,在身体发育和人身安全等方面缺乏照顾和保护。”佟丽华说。

家长多存教育焦虑

正在北京某高校读大二的柳生(化名)坦言,如果说家庭教育指的是家庭对于自己的影响,那她觉得自己的成长之路是成功的。

“我是一名Cosplay(角色扮演)爱好者,只要不影响学习,爸妈也不干预我的这个兴趣爱好。还记得高考结束时,我特别想去上海参加一个活动,我妈也带我去了。从小学到现在的大学,他们没有过多干预我的兴趣爱好,但在做人、学习等方面也没放松对我的要求。”柳生告诉记者。

但更多的家庭,在教育方面是焦虑的。

要不要给孩子多报几个辅导班、学区房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教育他们……在采访过程中,不止一位家长表示了这样的疑惑和焦虑。

去年,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了“2016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发现,30.51%的家长担心“孩子可能学得不如别人多”;近4成母亲“每天都督促孩子多学东西,生怕孩子浪费时间”;87%左右的家长承认自己有过焦虑情绪,其中近20%有中度焦虑,近7%有严重焦虑。

调查报告指出,许多家长不能正确理解“爱”的真谛,不自觉把成人的恐惧、贪婪、功利心当作“爱心”传输给孩子,育儿焦虑、教育过度现象依然存在。报告建议,家长需要在教育上回到平常心,重新找回教育规律。

佟丽华指出,面对家庭结构以及价值观念的转变,很多家长的观念与意识未能紧跟时代的发展去作出相应的改变。

“或是把子女当作自身的附属品甚至‘私有财产’,不能正视子女的正当需求,随意打骂;或是对子女一味地溺爱、娇惯,通过不断满足子女的物质需求作为表达爱的方式;或是理所当然地把自己不能实现的梦想强加给孩子,给孩子带来过大的压力,导致孩子出现很多反常表现。”佟丽华说。

“从学区房到奥数,父母总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塑造孩子,而忽略了孩子内在的需求。”王琼说。

推动家庭教育立法

人们对于家庭教育方面的焦虑,也是这几年两会上热议的话题,这在今年同样不例外。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陈秀榕提交议案,建议将家庭教育立法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制定专门的家庭教育法。陈秀榕在议案中指出,目前国家制定家庭教育法的时机和条件已基本成熟,社会公众需求迫切,现实问题亟待回应,制定和出台家庭教育法不仅是重要的、必要的,而且是完全可行的。

全国人大代表吴洪芹同样认为,针对当前家庭教育中存在的家长主体责任意识不够强、教育能力和方法欠缺等问题,需要通过家庭教育立法解决。吴洪芹建议,要通过立法,实现强化家长(监护人)的主体责任、明确政府的主导作用、为家庭教育营造法治环境等目的。

与此同时,相关的立法步伐也在加快。

去年,全国妇联等9部门印发的《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中提出,加快家庭教育法制化建设,推进家庭教育立法进程,全国层面,由全国妇联、教育部协同有关部门全面启动家庭教育法的研究工作,形成立法草案,推动出台家庭教育地方性法规。

今年5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恒率调研组,在晋开展家庭教育立法调研。吴恒指出,家庭教育立法是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全国人大对相关代表议案高度重视。当前,已具备一定的立法条件,需要从多方面进一步周密设计,广泛凝聚共识。地方可以先行先试,为全国人大开展立法提供成熟经验。

值得注意的是,已有多地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

去年9月,《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开始实施,作为我国首个家庭教育地方性法规,该条例以鼓励和推进家庭教育事业发展为立法理念,就家庭主体责任不落实、工作体制机制不畅、社会参与不够、激励保障措施不完善等问题,设定了法律规范。

明确政府部门权责

李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有这样的疑虑:“家庭教育立法,能否解决家长在辅导班等方面的疑虑?”

对此,李明舜指出,家庭教育立法的核心目的,是为家庭教育提供指导服务和保障,发挥促进作用,而不是对具体的家庭教育行为进行干预。

“家庭教育既是私人的,也是国家和社会的,因而家庭教育立法既要规范家庭教育行为,更要明确国家和社会对家庭教育的支持和保障。其中,尤其要对一些特殊家庭给予特殊支持。”李明舜说。

家庭既是实施家庭教育的场所,也是实施家庭教育的主体。

“由于家庭教育中身教重于言传,父母就应当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依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以健康的思想、良好的品行,教育和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即使未成年人父母离异的,双方也应当继续共同履行对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义务。一方履行家庭教育义务时,另一方应当予以配合。”李明舜认为,落实家庭教育的主体责任是立法的重点。

李明舜同时强调,尽管家庭是私领域,但教育是公领域。

“家庭教育法在本质上是家庭教育促进法,因而,家庭教育法的核心内容是要建立政府教育部门主管、民间组织和社教机构广泛参与,学校、家庭、社区相互配合的组织管理运作体系。”

佟丽华认为,尽管家庭教育一直被认为是“学校、家庭与社会教育三位一体”中的重要一环,但在现实中,家庭教育往往处于从属、边缘地位。因此,重新定位家庭教育、科学认识其价值与作用、处理好家庭教育在整个大教育系统中的地位以及与其他教育形态间的关系,是开展家庭教育立法工作的前提。

“有必要通过立法,明确家庭教育的主体和相关政府部门的权责,明确政府在家庭教育的实施与管理过程中的责任和义务。”佟丽华说。

关闭窗口

2016 韩山师范学院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学三楼二楼 [E-mail] hs_xcb@hstc.edu.cn